深圳网

搜索
深圳网 深圳新闻 查看内容

跑出巅峰!王铁人口述巨人之旅炼狱150小时(图)

2016-11-22 19:11| 发布者: 景雅丽| 查看: 4838| 评论: 0

摘要: 巨人之旅赛道。“鸟叔”童锦清在冰雪中艰难前行。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樊凤娟在颁奖晚会现场。  编者按  2016年9月的“巨人之旅”,深圳有3名选手第一次完赛,他们分别是樊凤娟(大海)、童锦清(鸟叔)、王仲 ...

巨人之旅赛道。

“鸟叔”童锦清在冰雪中艰难前行。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樊凤娟在颁奖晚会现场。

  编者按

  2016年9月的“巨人之旅”,深圳有3名选手第一次完赛,他们分别是樊凤娟(大海)、童锦清(鸟叔)、王仲平(王铁人)。

  巨人之旅的挑战来自两方面:生理上——体力透支崩溃、缺乏睡眠、缺水、饥饿、疼痛、受伤;心理上——沮丧、孤独、害怕、幻觉、方向感混乱。

  三人都算得上是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多年玩户外和跑马拉松。巨人之旅,像是他们对自己的一场自虐,抑或运动生涯一份总结礼物。

  大海在银行上班,是国内女子马拉松业余选手中的佼佼者,也是国内多个山地越野赛的女子冠军;鸟叔正在经营一家越野装备公司,有丰富的户外运动经验,策划参加过多场国内越野赛事;王铁人早年在外企工作,因为一场病,他开始跑马拉松,参加铁人三项比赛,现在他已经退居企业二线,为老板培养接班人。

  赛道上,他们抛弃了世俗身份,抵抗各种未知,展现出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

  11月4日,深港巨人之旅完赛的选手在深圳罗湖一家火锅店聚齐了,离比赛之日已经过去54天。

  回忆起路上的150个小时,越往后走,每一步都像是炼狱,像一个逃难者而不是战士。

  倒计时终于开始,数数声、尖叫声、欢呼声骤然四起,安静的小镇,一片沸腾。

  欢呼的人群是立体的,街道边,每个楼层,阳台窗口都是。除了像编钟一样挂在架子上摇晃的牛铃,也有单个用双手抓着摇的,更多人则在路边举着铁锅饭勺使劲敲打。

  刹那间,我忘记了自己膝盖的问题,跟着大部队的步伐跑起来了。这欢乐的海洋一直延伸到出了库马约尔小镇,到达登山小径。

  路过杨源纪念碑

  第一个白天,大部分时间在排队爬山中度过。

  起点海拔一千多米,要一口气爬到海拔2571米的第一个垭口,爬升1500多米,如果大致的分为三个500米,第一个是在松树林里,第二个在草地上,第三个是寸草不生的石头山路。

  翻过垭口,再经石头路—草地—森林下到村庄。如果说石头路段陡峭的上升令人生畏,更恐怖的则是翻过垭口后近乎绝壁的下降,如果恐高,就只能坐垭口等直升机救援。

  在这个赛段最后一个下降40多公里的时候,我见到了北京跑者杨源坠落逝去的纪念碑。2013年以前,国内尚没有完成巨人之旅全程的选手,杨源在这一年比赛过程中,从赛道边缘坠落,不幸遇难。

  我一度情绪失控落泪痛哭了很久,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月饼也已经压碎了,更加难受。

  第一赛段三次上升和下降,50公里爬升4747米,14小时56分完成。

  接近凌晨1点进入第一个可以洗澡更衣睡觉的大站,此时,我处在接近队伍的尾端。

  王铁人还不知道鸟叔在第一赛段遭遇了整个旅程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晚七八点钟,只剩最后一段下坡了,他想调整一下头灯的光线,一闭眼,恍惚一下,就一脚踩空了,垂直跌落两三米,他被一棵树卡住了。

  他低头看到自己的膝盖在流血,已经露出骨头,山上的人发现有人掉下去,对着他的方向大呼小叫。

  “摔下去是来不及思考的,本能是要求生”,鸟叔做过登山教练,在路边选手的帮助下,他顺着岩壁徒手爬上赛道。

  他并没有惊慌,以前爬雪山,穿越沙漠,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独自训练时,已经学会了怎么去应对突发情况。

  再次上路,他降了速,想着只要平安完赛就行。几小时后,伤口开始结痂,疼痛减轻。

  鸟叔想到了杨源,他摔倒的地方离纪念碑不远,也许这是在提醒他要慢下来。

  这个想法一直伴随着他到终点。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